• http://www.ssmiss.com
  •  

    红网论坛

     找回密码
     注册

    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    搜索
    查看: 3608|回复: 8
   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    雁池乡派出所包庇主谋,歪曲行凶事实拖延案情不作为

    [复制链接]  [分享推广]
    回复 标签:金尽裘敝
  • http://www.tonganfangshen.com
  • 井都镇

    举报

    关于请求对易长青、易红翠
    唆使社会青年随意殴打向阳的犯罪行为
    立案追诉的反映信
    尊敬的各级人大及党、政部门领导:
    你们好!我是石门县雁池乡水晶庙村7组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朱自浓,我长期患有高血压、冠心病、肥胖病、手脚裂开等多种疾病,几年前曾作过手术,因我身体不好,丈夫多年前就与我离异。现在,我与女儿伍双琴(现年30岁,未婚)相依为命,靠女儿在外务工维持生计。
    我很感谢党和政府这些年对我家的支持和帮助,但象我这样的建档立卡户,不仅经济上贫困,在社会地位上,也往往成为那些社会黑恶势力的欺负对象。
    居住在我家旁边的易长青、易红翠长期以来仗着他们有钱有势、族盛人多,从来就不把我这样的贫困户放在眼里,在他们心中,把我们贫困户的人身财产权利从来就没有当回事。
    2018-07-21,易长青的二叔易先亮在通往我家的公路边建房子,该工程由易长青承包。易长青不仅将我家的公路部分挖坏,而且将沙石分多批堆放在公路中间让我步行都难以通过,我向易长青提出异议,受到了易长青的辱骂。
    2018-07-21,我在外务工的女儿伍双琴和其男友向阳回家看望我,易长青便叫我与女儿伍双琴两人过去,说是理论堆沙的事,结果一去就受到他们一大家人的围攻,易长青的三叔易先红用下流至极的言词污辱我,我女儿要易先红给我道谦,易先红狂妄地说:“道个卵”。
    2018-07-21,我接村干部来调解,易长青他们一大家人有的撒泼,有的骂人,有的拿刀示威,村干部见状也不敢做声,村干部怕出事,于是报了警,雁池派出所侯所长接到报警后赶来,易先红的女儿易红翠当着派出所人员的面肆意污辱我女儿,侯所长也无奈地摇头说:“听到头疼”,后来村干部与派出所的人也拿他们没办法,只能是不了了之,没有任何处理结果。
    2018-07-21下午3点多,我女儿打电话问村干部怎么处理此事,村干部说不知道,叫我们自己问派出所,我们打电话给派出所,派出所说给政府说一下。至当日下午5点多,易长青叫我们过去,说是划界,因为只有女儿伍双琴的父亲伍法文才知道界址的位置,我们母女不知道,而且我们母女俩也很害怕他们,所以告诉易长青等伍法文回来再去现场划界。
    2018-07-21,我通知伍法文回来与易长青他们划分界址,在双方争议的过程中,易红翠污辱我女儿,并扬言要叫人来找我女儿和女儿的男友向阳算账(其实向阳在现场并未开口说话)。一开始,我们还以为他们只是恐吓一下,哪知道易长青叫易红翠打了几个电话后,易红翠回家只有四五分钟就带着3个社会青年过来,易红翠指着我女儿和向阳说:“就搞这两口子”,易长青说:“今天做事搞哈,本来我昨天就叫了很多人准备搞的”,于是那些人把向阳团团围住,有一胖男就先上来拍了向阳,接着对方的人一拥而上,有用拳头打头部的,有脚踢的,有拿挖锄打的,有拿铁铲打的,很快向阳就被打倒在地上,我女儿赶快打电话报了警和打了“120”,在我们报警的时候,易长青的老婆说:“我们政府机关都认识人,你们报警也没用,贺所在开会”,等我们报警后得知,其时雁池派出所的贺所长果然在开会。
    (上述易长青、易红翠等人叫人行凶的全部过程我女儿有全程录像,足以证实)。
    向阳当日被打后由“120”送往医院治疗,对方根本就不出一分钱药费,至12月22日,向阳因欠费停药,我们打派出所侯所长,要他们帮忙处理,让对方出药费,侯所长告诉我们:“他只是副所长,一切只能听贺所长安排”,然后把贺所长的电话告诉了我们,我女儿只得再打贺所长电话,哪知贺所长在电话中不仅不支持我们要对方承担医药费,反而训了我女儿一顿,我们无奈,为了让向阳住院治疗,只得将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,为向阳凑药费。
    这件事发生后,我们为了维权真是吃尽了苦头,看透了世态严凉,一开始,派出所并没有拘留凶手,经我们反复控告后,派出所怕“出问题”才勉强将其中的两个打手拘留了几天,但很快就被放了出来,这些打手出来后极为嚣张,在社会上声称:“我们出来了,不知道住院的出来没”、“当时打轻了,没重些打让他长点记性”,他们扬言还要找向阳和伍法文的麻烦,向阳很害怕,只得早些出院回其老家临乡躲避。
    我们要公安机关立案追究易长青及凶手,但公安机关根本就不立案,易长青扬言:“我们已经在领导那里搞定了,随他们告”,我想,也许易长青说的是真的,不然为什么那天我们报警时易长青他们提前就知道“贺所在开会”呢,可见“贺所在开会”这个情况,他们在动手打向阳之前就知道了,所以他们才有恃无恐,现在,仍然有人在包庇他们,所以我们维权才这么艰难。
    难怪,周围的老百姓评论这件事时说“警匪一家”,试想,如果不是“警匪一家”,这几个“小混混”又有什么能耐称霸一方,横行乡里?我想,只怪周永康那个大贪官在任政法委书记期间把政法系统搞坏了,虽然习主席上任以来这么下大力气打击,但这些歪风邪气在短时间里还是没能完全纠正过来。
    通过咨询我才知道,原来并不是公安机关告诉我的:这案子不构成刑事犯罪。其实,打向阳的这些凶手与我家素不相识,无冤无仇,他们受易长青、易红翠唆使,随意殴打他人,对向阳行凶,虽然伤害的是向阳的身体健康,但其挑战和侵害的是社会公共秩序,依法完全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,但是,为什么公安机关就是不立案呢?
    我知道,要公安机关立案也许会很艰难,要对方承担我付出的医疗费也是不容易的。但是,我想,不维权我也没办法,因为,正是因为我家穷,我女儿年过三十都还未找到合适的对象,好不容易找了个男朋友,动不动就被这些人打了,凶手也没有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,医药费也由我家白白出了,今后还有谁敢到我家来立足,我和女儿今后不就注定要一直贫困下去吗?想想我母女俩今后还会受这些人的欺负,想想我母女俩今后的生活,有时候我想死的心都有。

    但是,当我想起这些年党和政府对我家的关爱,对我们这些建档立卡户的好,又让我对维权有了信心,尤其是当我想起电视上习主席说的:“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,都感受到公平正义”这句话时,我又看到了希望。我想,这些年党和政府不是经常给我家送这送那,嘘寒问暖吗?现在,我写一个反映违法犯罪事实的材料送过去,然后在党和政府那里讨一个公平正义回来,这比党和政府把东西送到家里来也许还会容易一些。说不定,党和政府还会认识到,象我这样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不仅需要经济上的扶贫,也同样需要法律地位上的、公平正义上的扶贫。
    经过反复斟酌,我写了这封反映信,呈送给各级人大及党、政领导,希望各级人大及党政部门或监督,或立案,依法惩制犯罪,让我这个贫困户在受到犯罪行为的侵害时,也能依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,我想,只有这样,象我们这样的弱势群体,这样的贫困户才真正有希望在党和政府的扶持下脱离贫困。
    以上事实和请求,谨望领导予以重视和回复,不胜感激!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    反映人:朱自浓
    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2018-07-21

    (488.22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20180114185232.png

    (519.64 KB, 下载次数: 2)

    20180114185304.png

    (314.53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20180114185348.png

    (294.06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20180114185658.png

    (332.12 KB, 下载次数: 0)

    20180114190124.png
    2
    发表于 2018-1-14 21:16 | 只看该作者
    3
    发表于 2018-1-14 21:26 | 只看该作者
    干起来了?

    4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-14 22:44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| 只看该作者
    是带了五个社会青年,上面打错了
    5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-14 22:51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| 只看该作者
    下官百平 发表于 2018-1-14 21:26
    干起来了?

    是五个打一个,上来就打。上面打成三个了,我方没骂过他们一句,苦不堪言……
    希望政法的领导们关注此事,将本案幕后指使者绳之以法,惩恶扬善,维护国家法律尊严。
    现今社会是法治社会,当官不为民做主,不如回家卖红薯!望帮助弱势群体一个活下去的理由!!!
    地痞恶霸,就当枪毙,政府职能部门应当依法打击
    朱自浓 发表于 2018-1-14 22:51
    是五个打一个,上来就打。上面打成三个了,我方没骂过他们一句,苦不堪言……

    你应该去买一把刀去捅死一个,保证以后坐牢出了谁都不敢惹你了,以暴制暴是最有效的保护自己的手段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 

    Processed in 0.984273 second(s), 41 queries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